嘎語錄|於是世界忽然慢了下來

嘎語錄|於是世界忽然慢了下來

 

寒冷的冬天就這麼悄悄地來臨了,開始恢復它該有的樣貌,在上次和你說著這個冬天不怎麼冷的時候,來了;一如我們以往對它有的印象,冷冷的,毫不客氣的;風把人吹得鼻凍臉紅頭疼,似乎怕別人把它忘記似的,是有那麼一點自我,那麼一點孤傲,像是孩子發現別人注視時,開始亂丟玩具哭鬧著吸引注意,好不可愛。

於是日子忽然慢了下來。

 

全文同步於Medium

不知道是天氣凍得手指發紫,關節凍化以至於手指不聽使喚,還是天氣寒得把人腦袋吹得脹脹的,人有點發懶;整裝完畢後,便出門上班了;腳步緩慢地踏上捷運車廂,走到習慣的位置坐下,一個方便觀察四周的位子,好好觀察。

我喜歡通往上班的捷運車廂,因為上班時間特別的緣故,十點一刻的捷運裡人潮並不壅擠,不論你的前面是否仍有人排著隊,你總是能找到一個位子坐下,然後好好的觀察,在腦袋還沒被瑣碎填滿的時候,好好觀察。

車門打開了,一個西裝筆直打扮得體的男子,面無表情地搭上通往蘆洲的某節車廂,他的樣子看起來像是有屬於自己的交通工具,開始好奇他怎麼會出現在捷運,在一個上班族應在辦公室工作的時間,出現在這個車廂,與我相遇,儘管我們並不認識,關於我怎麼想,他也並不在乎。是的,我太主觀了,沒有人應該是什麼樣子,或是應該成為什麼樣子;從小到大我們總是被灌輸著何謂對錯,被教導著,黑色應該是黑漆漆讓人看不見的,白色就應該是亮晃晃充滿希望的,收起十萬個為什麼,不帶半點質疑,就這麼長大了。

當車廂再度打開的同時,那個體面的男子下了車,毫不留戀地走出車廂,在這共處的短短十分鐘,和所有人擦身而過,然後我的小腦袋瓜就這麼在想像的小宇宙爆發,他一定有一個目的地,而此時的他又該要往哪裡去?在這個有點冷清但仍就帶點人味的車廂裡,每一個人都有一個目的地,從哪兒來,又該往哪兒去。

偶爾會有三五成群的小團體一起上車,他們大多會站在靠近不會打開車門的那邊,開始談起彼此才聽得懂的談話,時而歡笑,時而打鬧,也許他們是剛下課準備去聚會的熱血大學生吧?如同幾年前的我一般,多年前的你一般,他們一定有一個目的地要去,至於在哪裡,答案並不重要。

捷運好像一齣齣沒有終點的舞台劇,載著一節又一節的精彩劇本,就這麼直愣愣的開往目的地,主角們上了車,下了車,沒有彩排的停留,他們大多彼此都不認識,也並不交談,就這麼靜靜得坐在位子上演屬於自己的故事,在一個不怎麼特別的時間裡,持續演出。

那些人們,那些搭上捷運的人們,是不是也和我一樣呢?通往終點後認真的舞動,揮灑青春,再搭上反方向的車廂,兩點一線,回到屬於自己的休息室,等待演出。

 

於是車廂忽然慢了下來,如同近幾天的日子一般。

 

我坐在搭往蘆洲前往上班的路上,忠孝新生站到了,車廂緩緩得打開車門,身旁打扮亮麗的妙齡女孩起身拾起包包,回頭查看有沒有遺漏的物品,像是為這節演出回頭致意,然後轉身離開。

我也得下車趕場了。

於是車門緩緩得關上,通往終點的捷運車廂仍舊直愣愣的開往。

 

嘎語錄 – 「人生終究沒有什麼事情是過不去的,倒是那些終究也都回不來了。」

感謝您的閱讀,歡迎到我的FB粉絲團幫我點讚追蹤,您的每一個點擊對我都是莫大的鼓勵與動力!

相連文章

臉書留言

一般留言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