城市漫遊者(flaneur)

城市漫遊者(flaneur)

過了陣混沌不知所謂的時日後,總算按耐不住內心的聲音,決定結束場看似完美安排的計畫,大概就是小朋友最喜愛故事書結局的那種happy ending

 

不改水瓶座叛逆個性的自己,毅然決然地要跳脫既定框架,選擇人煙罕至的那條路

 

城市漫遊者(flaneur),是接下來的生活

 

在里爾克《時間之書Book of hours》曾提到「就任憑一切在你身上發生,那些美好的醜惡的都來者不拒」,既然能從心所欲,那想必是件幸福的事情。打從踏上旅途的那一刻起,就注定了接下來的每一步都會和過去大大地不同..

 

如果你還有點時間,我想和你說個故事

 

我有一群朋友,一群從小到大認識的朋友,他們自小生活在交通便利、街道壅擠的都市,步伐急速,目標單一且明確,總是聽從父母與師長的指令,朝著所謂的成功人生邁進,從來沒有疑問,也不敢有任何的question,深怕自己一不小心多嘴,就被認為是怪胎或是異類。在他們眼裡,當我提及夢想的詞彙,他們總是無奈地笑了笑,拍著肩膀跟你說「大白天的,還是別做白日夢吧!」

 

從脫離學生光環的那刻起,我便開始流浪,到所謂的世界去闖蕩,我曾沉浸在大自然描繪出的絕世美景,陶醉於人與人相處間的熱情親近,也曾見證了真實社會的自私現實,妥協了不得不五斗米折腰的事實,在與世界碰撞後,就不斷的打擊從小到大在學校所學到的道理,這個世界真的不是黑與白,對與錯,yes or no這樣的絕對。

 

 

許久未見的朋友,看到我總是會問起,「你現在在做什麼?」,在大部分的時候,我因為懶於解釋,總是會笑笑地回句「無所事事,遊手好閒當個浪人阿..」,然後再不熟加上眼睛眼白部分比較多的朋友,就會接著問「那你的錢從哪裡來?你要流浪多久?」,「不知道。」我總是這樣回答他們

 

一直以來我也是對於未來充滿焦慮,在偌大世界嘗過點甜頭之後,就再也回不去的那些人,好不容易跳脫現實牢籠後,就很難再將枷鎖添加到自己身上。

 

還記得前陣子在日本生活的那段時日,我領悟了一件事,要能無所事事的,漫無目的的遊走在街上,自由自在隨心所欲地走著,是件不可思議的事情。大部分的人們肩上都有許多看不見的重擔,街道上的每個人步伐都相當急速,就連停個紅綠燈都很奢侈,更甭說可以停下腳步,細細觀察街上的細節,抬頭看看上帝賜予的天作之畫,好不容易有個假期,來場放鬆之旅。

 

到知名景點拍照打卡,到部落客推薦的餐廳品嘗,線上購買配好的機加酒自由行,就是時下最流行的自助旅行。停在色彩鮮艷的美麗櫥窗前,買著看不太懂的時尚品牌,一窩蜂的從眾行為,這群「自由行」的人們,卻從來不是自由地跟從自己的心。

 

 

 

在 Baudelaire 的詩歌裡,是我第一次接觸flaneur這個詞,之後更在班雅明的論點下普及,特別指稱在現代化城市下,遊走於城市邊陲,觀察體驗的人,

正面解讀的話flaneur可以翻譯成「城市漫遊者」,或可稱「文化觀察者」,若是再深入挖掘,抑或是在搜尋引擎輸入這個詞彙,你可能會找到巴黎,19世紀,遊蕩,光消費不生產的無用者這些關鍵字,大概就是失業人士,無工作者,喜歡我行我素做自己想做的是的人們 罷了。

 

說到這裡,你是不是開始對這詞有點熟悉,覺得自己好像認識這類的人呢?一直以來,旅行一直都是我很熱愛也很熱衷的。

 

每到旅行一個城市,我總是想找當地人聊聊,聽他們說說他們從小生長的城市,品嘗他們日常所吃的美食,如果氣味相投,話題合拍,便在這個城市住上一陣子,我很貪心的想要了解這個城市的面貌,不是表面那些大眾所給予的,而是透過身體力行,用心地去挖掘一些深層一點的東西,具體是什麼我也說不清,這也不是什麼高尚或是了不起的行為,就只是不願和一般妥協的任性罷了。

 

 

現在,我來到了網路限制很多,但是手機付費卻很普及的一個國家,一個和我們說著相同語言,但文化卻差異甚大的城市。

 

 

如果你還願意聽我說說,我想跟你分享我在這城市漫遊的小秘密

 

Be a flaneur.

 P1170876  

 

 鳥之所以飛翔,是因為他從不懷疑自己的翅膀  

 

 

 

 

感謝您的閱讀,歡迎到我的FB粉絲團幫我點讚追蹤,您的每一個點擊對我都是莫大的鼓勵與動力!

相連文章

臉書留言

一般留言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