執著

執著

 

當我意識到許久沒寫些文字的時候,夏天已經快結束了。

 

當你被許多名為瑣事卻又無法置之不理的事物淹沒時,忙碌與焦頭爛額是最好不過的形容詞。

 

9月,是個令我又愛又恨的季節,姑且不論它是否為夏日篇章做最後的準備,而是私心因為今天是期盼已久的新書上市日,喏,那應該只有愛吧。

 

在不到兩周的時間,即將結束的學習課程,是有些令人感傷的存在。

 

還記得約莫三個月前,踏進不大不小桌椅放置整齊的教室,人,似乎有點滿。

 

空氣中卻瀰漫一種說不出的詭譎感,靜默到輕拉椅子欲坐下的我,彷彿製造天大的噪音般,大家都在注視著,是有些那麼的尷尬,有點不知所措,也只能硬著頭皮坐下。

 

即將上課的同時,內心掀起小小的聲音迴旋,似乎脫離許久的校園生活和記憶中的並無不同,枯燥乏味的令人覺得無趣,且罷,既來之則安之的想法。

 

隨著時間在你不注意的情況下,不經意的擦身而過時,你正與那群你當初有些懼怕的同學們,建立起所謂的革命情感,製造出許多想起來會不自覺的嘴角上揚,或是在某個夜深人靜,獨自一人時,看著過往出遊的照片與影片時,逕自的傻笑。

 

那,似乎就是所謂的青春吧?

 

有工作多年,為了一圓日本留學夢的姊姊;有即將踏入職場的畢業新血;有正值二八年華的青春少年;或是隨著另一半定居日本等,每個人都有自己為什麼學習的目的,為了自己的目標在這裡生存著,那我呢?

 

在身旁的朋友問起「怎麼想來學習日文?」的時候,我總是有滿肚子的答案到嘴邊後又吞了回來。她沒等我回答,接著就說起「我辭職來到從小就喜歡的漫畫王國,是為了完成兒時未完的夢。」一邊喝著同學推薦的抹茶拿鐵,不知道是否糖加了點多,一股甜甜的感覺湧上心頭。

 

在那之後沒多久,我們開始聊起在日本的生活,分享彼此的過去與現在,然後慢慢的談起似乎有點模糊有點遠的未來,忘記那天話題是怎麼結束的,只知道我們似乎都很滿意卻又有些什麼可以挑剔,時而開心時而抱怨的。

 

我一直在思考這段時間下來的感受究竟是什麼,帶點熟悉卻又令人陌生的,那場景似曾相識,似乎是在遞交簽證申請的那天起,冥冥之中好像上帝有什麼訊息想要傳達給你,突如其來的考驗,似乎在驗證你的決心般,像是信心滿滿地交考卷後,發現忘記寫名字般的懊惱,我想起去年某個時候的自己,彷彿如昨日般,還能聞到那時候的氣息,我在距台灣不遠的某個小島,一個當地人建造的小木屋裡,蟬聲在外和鳴,屋內的壁虎正為新來的我跳起歡迎舞,門外的那層剛脫皮的蛇皮,似乎是上帝傳達給我的指示,暗示著這趟旅行是蛻變的開始,電風扇在旁邊嗡嗡地作響,我躺在陌生卻溫暖到讓人難以不流汗的床鋪,內心卻是平靜到自己也有點訝異,「還好嗎?」遠方的另一半從電話傳來的問候,我想似乎在好不過了吧?眼角開始濕潤,那時候我真心覺得已經沒有什麼可以打倒我了。

 

在那一刻起,我意識到,只有自己可以幫助自己度過難關時,我很肯定地知道那是堅強,而不是逞強。

 

人生總是會遇到許多十字路口,需要去抉擇與承擔你所選擇的那條路,在踏上人煙罕至的那條同時,一路上的險峻與強烈的孤獨會席捲而來,這是在一開始選擇時就可預期的。沒料到的是,當真的來臨的時候,自己卻是如此渺小的微不足道,在即將被打倒的當下,咬著牙強撐著;不論肩上的責任有多多,輿論的話語有多重,或是接踵而來的難題有多難,你都只能與自己為伍,伴著有點虛無有點抽象的夢想,暗自希望今晚的夢會帶你找到你想要的解答。

 

或許真的是在度過無數個這樣的夜晚,我好像漸漸開始知道上帝要傳達給我的訊息了

 

也許就是得經過這樣一般百轉千迴的路途,才能真的深刻的體悟,

 

這是執著,而非固執。

CIMG1646_副本   

夢想,開始稍稍的有些許雛形了,只是我得再靠近一點點。

 

《來沖繩過日子:WWOOF打工換宿》

博客來購書

誠品購書

金石堂購書

 

感謝您的閱讀,歡迎到我的FB粉絲團幫我點讚追蹤,您的每一個點擊對我都是莫大的鼓勵與動力!

相連文章

臉書留言

一般留言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